萌宝攻略:妈咪在上,爹地在下章节目录 第277章 她其实是拜金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7章 她其实是拜金女?

小说:萌宝攻略:妈咪在上,爹地在下 作者:一条咸鱼

    两个人的红本本,都在他这里锁着,或许当时的潜意识里,他就已经想过最坏的结果,害怕宋颜颜有一天说要离婚,所以提前把结婚证都我在自己手里,不给她这个机会。

    席睿渊面色复杂难辨,剑眉紧蹙,她真的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吗?

    她应该是想给岑溪一个完整的家的吧?

    长这么大,第一次对自己不是那么有自信,就像是第一次遇到宋颜颜的时候,即使那会儿她看上去颇有些狼狈,可是等到她下班,想要请她喝一杯的时候,心跳还是乱了,害怕他会拒绝。

    “先生。”突然唐冯推门而入,出声打断了他一个人的猜测。

    “怎么?”席睿渊眨眨眼,回了神。

    唐冯狐疑的打量了席睿渊一眼,是错觉?

    怎么觉得先生今天好像很失落的模样?

    “林家胜从唐涵蕾那里拿到钱,手里抓着唐涵蕾的把柄是,他已经知道了五年前酒店的事情,并且手里还有证据。”唐冯这些天没有那么忙,公司的事情进展都很流畅,偶尔抓一下方向,做好监督就可以了,需要费心的地方很少。

    所以也才能抽出更多的心思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如果不是这次林家胜从唐涵蕾手里拿到钱,他们也不会这么快的抓到线索。

    毕竟像唐涵蕾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大出血。

    虽然对于当年的事情,席睿渊早已经知道了一二,可到底是没有看到铁证。

    从那天催眠唐涵蕾的事情中,他知道,当年唐涵蕾失去孩子的事情是真的,但是那个孩子却是林家胜的,甚至,他和唐涵蕾根本就没有过任何亲密的关系。

    曾经,席睿渊还会觉得因为自己而让唐涵蕾这辈子都可能做不了母亲,而感到抱歉。

    甚至也真的相信过伤害她的人就是宋颜颜,毕竟那些年宋颜颜做事风风火火和大胆又果敢,冲动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对于唐涵蕾的话,他也没有太过的怀疑过,虽然有调查,但是却没有深入过。

    然而现在,当所有的事情一步步揭开,当人越发成熟,他才终于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当年所有的一切都是唐涵蕾自导自演的,而一向自诩聪明的人,都被唐涵蕾刷的团团转。

    他也知道唐涵蕾很可能是篡改了当年的监控,不过时隔多年,想要恢复之前的监控录像却已经是很难了,这几天,唐冯就一直在找人做这些事情。

    “证据?”席睿渊挑眉,他当年也去查过酒店的事情,可是并没有找到任何不妥的地方,这林家胜拿到的到底是什么证据?

    唐冯立马很是懂事的将手里的u盘交了上去,“都在这里了,这是找人侵入了林家胜的电脑拿到的。”

    他们本来一直都在尝试追踪恢复,可林家胜突然的行为,让他们冒险走了一次捷径,好在结局并不会让人失望。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席睿渊将u盘插在电脑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这感觉,并不像是去看一个铁证如山,反倒是更像去他的打脸现场。

    隔了五年的视频,中途又被人刻意的劫夺剪辑过,多少有点失帧,但是恢复的程度却还很是理想的额,而且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和所有的动作。

    镜头里,酒店的长廊上,是宋颜颜一路撑着席睿渊到了酒店门口,晃晃悠悠的,她弱小的肩膀撑不住一个醉鬼。

    然而,就在他们刚出电梯没多久,电梯里再次出来了一个人,郝然便是唐涵蕾。

    坐在屏幕前看着的席睿渊眸光微凝。

    监控里,还在继续。

    看着消失在房门口的两个人,唐涵蕾站在门口,咬牙切齿,但是脸色却好像不太对,她用力的揉了揉额头,身子好像有点站不稳。

    也就在这个时候,电梯门再次打开,林家胜晃晃悠悠的出现了。

    醉酒的林家胜走路带风,很快就到了唐涵蕾跟前,彼时,唐涵蕾就撞在林家胜的门上。

    “今天送来的女人不错,小爷我就笑纳了。”林家胜调笑一句,不顾唐涵蕾的反抗,强行的将人拖进了屋,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时间过了很久,七个小时过去,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唐涵蕾脚步虚扶绞着腿走了出来,她愤恨的看来一眼对门的808,拳头紧紧的握,像是要捶打下去,却又忍住了。

    唐涵蕾去了步行梯。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之后,808,宋颜颜同样脚步虚扶却又急切的出了门,然后离开了。

    正在看着监控的席睿渊知道,宋颜颜这是去烧烤摊了,那个摊子出摊就是晚。

    监控里,在宋颜颜离开差不多十分钟之后,唐涵蕾又一次站到了808门前,再然后,她也进了电梯,又五分钟之后,唐涵蕾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张房卡。

    ‘滴——’的一声,她刷开了席睿渊的房间,然后身子消失在楼道里。

    再之后,就出现了早上捉奸的那一幕,而宋颜颜始终都是站在门口的。

    他甚至看到了在宋颜颜走后没多久,楼道里,权青平让自己的手下追出去的,手里还握着一张支票。

    支票?

    席睿渊回了神,他起身,走到了他办公室的保险柜前,那是一个镶嵌在墙面里的保险柜。

    其实,那里面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放着的,不过是宋颜颜送给他的狗尾巴草戒指,还有手工叠的小星星,千纸鹤,还有一张空白支票。

    这个保险柜,他已经五年不曾打开过了,像是埋葬自己的过去,又像是不敢去碰触。

    指纹落在上面,绿色的灯光亮起,保险柜自动跳开。

    那空头支票,是徐志尚用律师所的地址用宋颜颜的名义发给他的,也是自那之后,他就彻底失去了宋颜颜的消息。

    他一直以为,这支票自己的母亲给的,却原来,是权青平给的。

    不过,这席家的支票,其实,母亲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毕竟后来的几天里,所有人都在用这件事情来说宋颜颜爱钱,是为了钱才背叛自己的话。

    像是催眠一样,动摇着席睿渊一向坚定的心。

    直到后来宋颜颜将支票退了回来,他们还在说,宋颜颜是因为有了靠山,所以装清高了。

    席睿渊嗤笑了一声,曾经的自己,当真是幼稚。

    “席睿渊,要是你母亲反对我们,然后拿着钱让我离开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曾经,宋颜颜一脸苦恼的看着他。

    当年的席睿渊毫不犹豫的说道,“那你就收下,赚一笔,就当她给你的见面礼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凭借着这个,发一笔横财了?”宋颜颜眼睛都亮了,小财迷的模样格外可爱。

    可是为什么,那会儿觉得可爱,可是当听到别人说的时候,就觉得可恶了呢?

    而且,支票是他让宋颜颜收的啊。

    “先生?”看着失神的人,唐冯忍不住的喊道。 ♂多♂看♂小♂说♂吧* ♂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