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海章节目录 第十章 相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章 相遇

小说:吞海 作者:他曾是少年
第十章 赤朱果←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孙大仁的双目睁得浑圆,他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前方。

    嗝!

    他又打了个饱嗝,那声音在这般杀机涤荡的林间显得极为突兀。

    这并不能阻止罗苦连的杀意,他的剑锋愈发凌冽,寒芒转瞬千里,直指孙大仁的眉心。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一只手忽的从一旁伸出,他的双指并拢,看似随意,却又偏偏不偏不倚的将那把修长的剑锋稳稳的夹住。

    铛!

    一声脆响,剑锋连同着那凌冽的杀机戛然而止。

    罗苦连的面色一变,看向那忽然杀出的拦路虎,那一瞬间,他的心头一震,只觉亡魂大冒。

    “魏来!”他颇为失态的惊呼道,显然魏来在翰星大会上宛如人屠一般的表现给罗苦连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孙大仁也在这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正要起身,可脑袋里却忽然传来一阵倦意,身子一歪,竟然就那样直直的栽倒了下去。

    这时,另外两位天阙界的门徒也赶了过来,只是一如那罗苦连一般,在看清魏来的模样后,二人也是身子一震,面露忌惮之色。

    魏来斜眼瞟了一眼昏倒过去的孙大仁,他的心底自然担忧着孙大仁的状况,但却也知道此刻不是去深究他伤势的时候。故而,只是一眼,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再次看向那几位天阙界的门徒。他的眉头一挑,面露冷笑“诸位,好巧啊。”

    巧个屁!

    罗苦连在心底暗暗叫苦,这密林如此广袤,他怎么就那么倒霉,撞见了这个瘟神。

    他瞟了一眼已经双手空空的孙大仁,知道就是再纠缠下去,也没办法再将那些赤足果讨要回来。他也是心思果决之辈,念及此处,没了犹豫,一咬牙便朝着魏来拱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阁下既然护着他,罗某技不如人,那便就此别过吧!”

    说罢,罗苦连朝着身旁的两位弟子使了个眼色,便要领着二人离去。

    “等等!”但三人的脚步方才迈开,魏来的声音便猛然响起。

    罗苦连的身形僵硬,极不情愿的回过了头,强撑着自己的脸上不露出半点的畏惧之色,沉声言道“阁下还要如何?”

    只见魏来哐当一声抽出了背后的长刀,笑容灿烂的看向罗苦连“阁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样魏来会很没有面子的。”

    说罢这话的魏来,眸中的笑意散去,杀机涌上,那把白狼吞月更是刀身轻颤,如满弦之箭,蓄势待发。

    罗苦连的面色愈发难看,身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便退去一步“你敢杀我!?”

    这绝非罗苦连胆怯,而是此时魏来周身所展现出来的气势,便是如此的杀机凛凛。

    魏来亦非喜造杀孽之辈,他此行本只是前来寻找食物,却不想听见了林中罗苦连等人的对话,言语间似乎在追杀某人。魏来本想跟着一看究竟,却发现这些天阙界门徒们的目标赫然是孙大仁。魏来手护下孙大仁,却忽的想到方才罗苦连等人之间的对话,谈及到了赤朱果以及须卟等字眼,似乎对于这林中十分熟悉。

    天阙界虽然对外宣称,这山河图每次开放所去往之处都大不相同,并无规律可言。但其中真假却绝非他一家之言能够说清,魏来若非机缘巧合遇见了拉延朵,恐怕此刻还在为果腹之事暗暗发愁。而若是能在这些天阙界的门徒口中问出些消息,对于此番山河图之行倒是颇有助益。

    当然,想要撬开这些天阙界门徒的嘴,靠说的当然是不行,魏来的计划很简单——打!

    打到他们说为止!

    ……

    “把你们关于这山河图中的一切都说出来,你们就能活命,若是不说……”

    “我会把你们的骨头一块一块的敲碎,然后再扔给那些毒虫蜈蚣!”

    魏来眯着眼睛说道,狭长的眼缝中在那时闪烁着渗人的寒芒。

    罗苦连闻言,面色泛白。

    此次山河图之行,事关重大,办得好,他们这些难以入选山河图将星榜的家伙们可以一飞冲天,成为将星。可若是办得不好,那就是要命的勾搭。眼前这个魏来无疑是对于此行最具威胁的家伙,若是让他知晓了这山河图中的秘密,无疑会对天阙界的计划带来的极大的变数,日后宗门追究下来,他们这些泄露秘密之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可若是不说……

    罗苦连瞟了一眼这杀机腾腾的魏来,咽下一口唾沫,他觉得似乎自己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天阙界不亏是我北境第一神宗,诸位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魏来将罗苦连等人脸上的迟疑看在眼里,却并不给他们半点思虑的时间。

    他这般说罢,身形便猛地蹿了出来。体内三道神门亮起,各色光辉交错不歇,浩大的气势铺天盖地的涌来,罗苦连三人在那般气势下,面色煞白,心头尽数被恐惧侵占。

    那萦绕在心中的些许迟疑顿时散去,张开嘴便要言说些什么。

    咻!

    可就在这时,一道破空之音响起。

    黑白双色利刃猛地从林中窜出,在空中划过一道长痕,直直的冲向魏来。

    魏来并未料到还有这番变故,心头一惊,赶忙收起攻势,提刀抵御。

    铛!

    伴随着一声炸响,魏来的身形退开数步,虎口也打颤发麻。

    他的修为在推开第三道神门之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虽然还未破境,但三道神门的加持下,四境之内难觅敌手。即使是天阙界中这些自诩为修行手段与常人不同,可越境而战的门徒们,四境之内,魏来杀来都如屠狗一般简单。能对魏来造成此等威胁的,起码是五境甚至六境的强者!

    他的面色一沉,知道来者不善。在催动起周身灵力,再次张开自己的气场后,目光凝重的看向那黑白双刃遁回的方向“何方神圣,可敢出来一战。”

    密林之中从双刃遁回之后便陷入了寂静,对于魏来的挑衅,林中之人也没有半点回应的意思。

    魏来摸不清对方的虚实,只言道“藏头露尾,岂是君子行径,阁下既然不愿意出面一见,那这些家伙,阁下也别想再护住了。”

    魏来说罢,白狼吞月之上的光芒大作,浩大的杀机在那一瞬间再次对准了那三位天阙界的门徒们。

    那样的气势不似作假,罗苦连三人心头大骇,暗觉那林中之人倘若真的再不现身,以魏来的那时决计干得出将他们一刀斩断的事情来的。

    为此罗苦连不得不赶忙朝着林中言道“不知是那位师兄,还请快快现身,此番救命之恩,罗某必定没齿不忘!”

    “是啊!师兄快快救救我等!”

    “请师兄救命啊!”他身旁的两位天阙界弟子亦在那时高声言道,语调悲切,甚至带着些许哭腔,丝毫没有半点平日里那天阙界门徒高高在上的傲气。

    魏来冷笑着看了那三人一眼,目光再次落向黑白双刃遁去的方向“阁下当真以为我不敢动手?”

    他这般说道,手中的长刀豁然举起,磅礴的灵力顿时朝着刀身汇集,似乎下一刻便会朝着罗苦连三人轰然落下。

    罗苦连三人自是脸色大变,可却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林中之人终于按捺不住。

    “等等!”

    那声音响起,出乎任何人的预料,竟是一道女子的声音。

    罗苦连三人闻声,暗以为得救,纷纷互望一眼,眸中既是惊喜却也是困惑,他们仔细想了想,此次前来山河图中的同门之中似乎并无一位有如此修为的女子存在。

    而三人困惑,魏来却在听闻那声音的刹那,面色凝重了起来,他再也无心去管一旁的三人,而是死死的盯着那声音传来的林中。

    那里,树叶摇晃。

    一道身着橙色长衫的身影缓缓从其中走了出来。

    ……

    “殿下此言当真!?”太子的行宫中,阿橙看完了手中的书信,抬眸问道,素来冷静的少女,言语中却忽然多出了一份往日从不曾有过的急切与激动。

    袁袖春眯着眼睛,满脸如春风般和煦的笑意。

    “这信落款处有周老的印章,岂能作假?橙儿若是不信,大可现在修书一封与周老,他老人家终归不会骗你吧。”

    听到这话的少女低下了头,拿着那信纸的手死死握紧,指节泛白。

    过了好一会,她方才低声言道“谢谢。”

    袁袖春闻言展颜一笑,伸出手双手就要放在阿橙的双肩上,以示亲近。

    但阿橙却本能的往后退去一步,避开了袁袖春伸来的手。见此状,袁袖春亦不免有些尴尬,他笑了笑,掩饰下这份窘迫,将自己的手讪讪的收了回来。

    “我知道对于近日来我的某些决定橙儿很不赞同。”

    “橙儿是楚侯之后,有着那份楚家的血性是理所应当也是楚侯希望的事情。”

    “早些日子我离开泰临城前,便已经托周老在朝中活动,寻找机会向父皇言明当年楚侯之事,不让楚侯这等深明大义的英雄含冤。”

    阿橙又看了看手中的信纸,脸上的神色不免有些复杂,她皱眉问道“阿爹的罪责虽是先皇下达,但毕竟事关皇族的颜面,如今金家势大,殿下太子之位本就岌岌可危,这时为阿橙进言,殿下就不怕陛下对殿下生出嫌隙吗?”

    袁袖春一脸诚恳的言道“此次前来宁州之下,袁某就知此行凶多吉少。我曾应允过橙儿一定会为楚侯洗脱冤屈,为橙儿夺回姓氏,我害怕来到宁州之后,有个万一便再无机会实现对橙儿的诺言,故而离去时便委托了周老斡旋。他此刻寄来书信,想来此事应当也有了七分把握,橙儿放心,这事,袖春一定帮你办到!”

    ……

    “阿橙!”魏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从林中走出之人,惊声言道。

    阿橙显然也有些不适于魏来的目光,脑袋一直压得很低,但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一咬牙在那时抬起了头看向魏来。

    她的目光直视向对方,愧疚却又坚决的言道“对不起,阿来,你不能动他们。”

    魏来也从震惊中回了神来,他同样盯着阿橙,问道“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还是说袁袖春又给你讲了些什么大道理?”

    阿橙摇了摇头,言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与旁人无关。”

    阿橙身后的那三位天阙界的弟子们显然也都没有料到出手就自己的会是这宁州人,不过此时此刻,对于他们来说,谁救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或者逃离魏来这个恶魔。

    他们三人赶忙狼狈的起身站到了阿橙的身后,目光却依然小心翼翼的盯着魏来,唯恐魏来忽然发难。

    魏来却根本无心去看那三个跳梁小丑的行径,只是将目光锁定在阿橙的身上,并无愤怒,而是平静的言道“这不是我认识的阿橙能够做出的决定。”

    这样的话,让阿橙的身子一颤,脸上的神色微微变化,但转瞬却又被她压了下来。

    她再次咬了咬牙,身子还是站到了罗苦连三人的身前,言道“那只能说明公子认错了阿橙。”

    魏来也知晓阿橙的性子,他知道以此刻的状况看来阿橙似乎并没有半点退去的打算,而魏来也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三位天阙界的门徒,毕竟若是能从他们的嘴里逼问出些消息,对于此行会有莫大的帮助,虽然无奈,但魏来知道这一场大战看上去是在所难免了。

    “说起来,我与姑娘相识半载还未有过交手,今日正好让魏来试一试姑娘的手段。”想明白了这些的魏来面色一冷,手中长刀一震,背后那把朝暮剑也开始轻颤——在魏来看来,面对阿橙这样的对手,留手只是给对方取胜的机会,所以他准备从一开始便全力以赴。

    阿橙显然未有料到魏来会如此果决,她先是一愣,下一刻周身四道神门亦随即亮起,那道名为斩的黑色流光亦开始在他周身游动。

    双方就这样剑拔弩张,眼看着一场大战就要拉开帷幕。

    “拉荷!”

    可就在这时,密林中忽的响起一声高呼,随即一连串急促又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丛林四周沙沙作响。

    众人一愣,纷纷抬眼四望,却见那林中树叶摇晃一道道皮肤黝黑的身影从密林各处窜出,转眼便站满周遭密林,浩浩荡荡足足数千人就这样将魏来等人围在了其中……

    。 ♂多♂看♂小♂说♂吧* ♂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