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厚爱章节目录 第400章 有靠山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400章 有靠山

小说:隐婚厚爱 作者:百里花椒
第399章 她是故意的←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爬床?

    今时今日,她会去爬叶奉行的床吗?

    她无时无刻不在心里提醒自己,她和叶奉行是仇人,是仇人,是仇人!

    他们之间的血海深仇,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她都不会忘记,也不敢忘记。

    她之所以改变主意,是觉得她不能丢翁家的脸面。

    就算是要报仇,也不能把翁家拉下水。

    化妆间里,翁晓坐着补妆,手里还拿着剧本在背台词。

    珍姐在一旁见了,很是欣慰。

    转眸一看,就看见裴钰在助理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翁晓。”裴钰手里也拿着剧本,“跟我对戏。”

    毕竟是流量小生,还是很好面子的,要不是导演说让他来找翁晓对戏,要不是怕影响到后面拍摄的进程,要不是怕被翁晓拖后腿,他才不会主动来找翁晓对戏呢。

    怎么说,他都是男人,理应让着女人,理应不跟女人一般见识。

    所以他来了。

    虽然来之前,已经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想着一定尽量心平气和。但在看见翁晓那张脸的时候,他还是没办法做到完完全全的心平气和。

    翁晓回头瞥了他一眼,“什么?”

    裴钰:“对戏!”

    语气已经是很不爽。

    但是没办法,他必须要找她对戏,谁让她是女主角呢!

    “好啊。”翁晓微微一笑,应了。

    两人对的,是雨夜里,男女主身上都淋湿了,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度过一整夜的戏。

    裴钰的助理搬来一个凳子,裴钰就在翁晓身边坐了下来。

    翁晓先说的台词,“这雨真大啊。”

    裴钰是眼神,温柔的看了她一眼,说:“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好啊。”翁晓一挑眉。

    裴钰皱眉,“停!”

    翁晓回头看他,一脸无辜,“怎么了?”

    “有你这么对戏的吗?”裴钰很不满。

    翁晓:“???”

    EXU?我又哪儿做的不对了?分明是很用心很用心的在跟你对戏啊!

    “你是女主角,我是男主角,我们演的是情侣,不是陌生人。你的语气也太平淡了吧?还有,你说台词的时候都不看我,哪里有半点真情流露。”

    翁晓怔了怔,道:“我是担心,真看着你,我反倒演不出来了。”

    裴钰:“……”

    他的脸色由青变白,十分难看。

    坐在椅子上,脸色好一番变化,然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一双桃花眼,瞪着翁晓,愤怒的火焰似乎都要喷射出来。

    火药味十足,旁边的人都没办法幸免。

    珍姐连忙站起来赔不是,可裴钰还是气呼呼的走了。

    他就不该听导演的,来找翁晓对戏!

    他是男人,他是不想跟女人计较,但翁晓不是女人,不!她不是人!她是魔鬼!!!

    裴钰发誓,再也不私底下找她对戏了,爱咋咋的吧!

    珍姐:“翁小姐……”

    翁晓抬起左手,“珍姐,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对着裴钰,我只想笑,跟他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我真的说不出来。”

    珍姐:“……”

    一上午,就这么晃晃悠悠过去了。

    导演组愁啊,这么个女主角,怎么是好啊?

    裴钰还在那生闷气呢,金丝丝的助理就走了过来,“裴钰。丝丝姐喊你一起过去吃点心。”

    金丝丝喊他一起吃点心?

    裴钰的眼睛一亮,心里的火气顿时神奇的消了大半,对着镜子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才抬脚朝门外走去。

    金丝丝已经在那坐着了,身边的小桌子上,摆着好些精致可口的点心。

    裴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她的小助理和新经纪人,把一些点心分发给剧组里的工作人员。

    金丝丝的脾气为人,是不怎么的。

    但是人家会做人啊,每次到一个剧组,上上下下都打点的妥妥当当的。

    还有,人家是叶氏娱乐的顶梁柱啊,给她的自然都是最好的。

    时间久了,大家也都默认,这些东西是叶氏那边吩咐过来的,就算她平时耍点脾气,也都看在叶氏的面子上,忍忍算了。

    这么想着,裴钰心里对金丝丝的好感,不由得又多加了几分。

    “裴钰。”金丝丝看见他,笑容立刻浮现在嘴角,招呼着他坐下,亲手递了一盒子点心过来,“这个挺好吃的,你吃点吧。”

    裴钰说:“谢谢。”

    面上还挺镇定,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他初入演艺圈不久,前后也就才演了两部戏。

    以前做练习生的时候,金丝丝可是他们队伍里好几个男人的梦想。

    男人嘛,自然都喜欢娇娇弱弱,有点脾气会撒娇的女人,都像翁晓那样刚硬,软硬不吃的,这世界上不知道要多多少单身汉了。

    意识到自己竟然把金丝丝跟翁晓做对比,裴钰在心里给自己狠狠的甩了一个大嘴巴子。

    金丝丝是女神,翁晓就是一滩烂泥,还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

    在女神面前,怎么能想那摊烂泥呢?还拿那摊烂泥跟女神做比较,真是罪过!

    裴钰咬了一口点心,眉眼都舒展开,“嗯,好吃。”

    金丝丝笑容满面,“好吃你就多吃点吧,早上也辛苦了一早上了。”

    裴钰说:“拍戏嘛,习惯就好了,倒也没有那么辛苦,就是……”

    他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本来是要提翁晓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忍回去了。

    算了,他才不在人背后嚼舌根呢。

    况且娱乐圈子里有多复杂,他也是知道的。

    即便金丝丝不出去乱说,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了,说他欺负新人演员,对他的人设不好。

    金丝丝笑了下,“是啊,我们做演员的,辛苦一点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这世界上,各行各业辛苦的人都很多。怕就怕遇到猪一样的队友,对戏没感觉,演技还尴尬的要命,那才真是心累哦。”

    金丝丝意有所指,裴钰不是听不出来,换一种方式说,金丝丝说的这几句话,简直戳到了裴钰的心坎里去了。

    “丝丝姐,你说的太对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本来还指望着这部戏能让我大火一把的,看来是无望了。”

    一想到翁晓的脸,就让人绝望。

    裴钰像是想到什么,吃着点心问,“对了,那个翁晓不也是叶氏的吗?她一个新人,是怎么做到一出道就拿到这么重要的角色的?像这种重要角色,应该由丝丝姐这样的人来演才对啊。”

    “我没什么,身为一个演员,演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走心的去演,尽自己所能,把每一个角色都演的入木三分才行。这样我们才能对得起学校的栽培,对得起公司的心血,也配称得上是个演员了。”

    裴钰一脸崇拜,“丝丝姐,你真是一身正气,那个翁晓和你真的没得比啊。”

    金丝丝就像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翁晓呢?就像是从村野出来的女汉子,粗野蛮横,还狂妄自大。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裴钰叹了一口气,“要是这部剧的女主角,是丝丝姐就好了。”

    能跟女神一起演戏,他这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

    最重要的是,也不用这么麻烦了,现在他一想到翁晓,就觉得堵的慌。

    金丝丝笑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翁晓是新人,我们身为圈子里的前辈,还是要多多的帮助她,提携她才对。如果她能有三分天赋,加上七八分的努力,一定会做的很好的。”

    “可我看,翁晓是一点天赋都没有,还不愿意努力。就知道拿话怼人。真不知道她这样的女人,叶氏总裁是怎么看上的?”裴钰一肚子怨言。

    金丝丝看见他眼底的不耐烦和厌恶,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只是悄悄的笑了笑,没有再说别的。

    裴钰从金丝丝那边吃了点心回来,对翁晓愈发怨言深重了。

    剧本也看不下去,皱着眉沉思了许久,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迈开大步就往外走。

    助理跟在他身后,“裴钰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导演。”裴钰人已经走出去了,声音飘进来,“这部戏不能被翁晓给毁了。”

    他已经决定了,要是导演组坚决要用翁晓做女主角的话,那他就辞演不干了。大不了一拍两散,他也不能为了钱,昧着良心拍这部戏。

    ……

    珍姐急急忙忙朝车走来,翁晓靠在车座上,双手环在胸前,剧本摊开了盖在脸上,似乎在睡觉。

    助理小冉就坐在她身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刷什么新闻。

    看见珍姐过来,连忙把手机收了起来,“珍姐。”

    珍姐皱了下眉,“翁小姐。”

    翁晓睡着了,被小冉拉了一把。

    她惊醒,剧本从脸上掉下来,睁开眼睛,看见珍姐严肃的脸。

    “要开拍了吗?”翁晓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一脸很累的样子。

    拍戏真的是又无聊,还有点累。

    她坐直身子,伸了个懒腰。

    刚要下车,就听见珍姐严肃着说:“出事了。”

    翁晓动作一顿,“怎么了?”

    “裴钰去导演组那边告你了。坚决要换掉你,让金丝丝来演这个角色。如果导演组不同意的话,那他就罢演。”

    翁晓:“导演组怎么说?”

    大概是怕触到她的自尊心,珍姐还是稍微斟酌了一下语言,才说:“导演组正在跟公司那边交涉。”

    小冉一脸担心,“那怎么办啊?会不会撤了晓晓姐的戏份啊?”

    珍姐脸色凝重,“说不一定,被裴钰这么一带头,又有几个演员过去了,表示支持裴钰。”

    说着,她朝翁晓看了一眼。

    刚出道就遭遇这样的事情,对翁晓未来的演绎之路,会是一个很重大的打击。

    一旦不好好演戏的名声传出去,以后就会被这个圈子排斥,不仅仅是导演,还有其他的演员。

    珍姐这边愁的不行,翁晓却又直接坐了回去,一脸轻松的说:“让他们闹着吧。”

    珍姐:“……”

    小冉:“……晓晓姐,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你就不怕戏份被撤掉吗?”

    “不怕。”翁晓靠在那,一脸优哉游哉的表情。

    还真的没从她脸上看见半点害怕的表情。

    小冉更不解了,“为什么?”

    翁晓看了她一眼,“因为他们不会撤掉我的戏份。”

    小冉眨眨眼,还是不明白,“为什么?”

    都闹成这样了,翁晓怎么还这么自信呢?

    翁晓抬手,拍了下她的帽檐,“因为姐姐背后有靠山啊。”

    “啊?”小冉憨憨的,一时还不能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珍姐倒是明白了,但脸上的凝重还是没能减退,她提醒翁晓,“如果事情真闹大了,叶总也是保不住你的。”

    翁晓笑笑,“保得住的。”

    珍姐:“……”

    不等她说什么,翁晓又道:“只要他想保,就一定能够保得住的。”

    珍姐:“!!!”

    她这是吃定了,叶奉行会不惜一切的保护她了吗?

    导演组那边闹得很凶,可翁晓这边,依旧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慢悠悠的喝着茶,像没事人一样的。

    不多会,去打探消息的珍姐又回来了。

    小冉急急的问:“怎么样珍姐?解决了吗?公司那边怎么说?”

    珍姐先是看了一眼翁晓,见后者一脸胜券在握的表情,忍不住叹了口气,“公司那边执意要用翁晓,导演组正在安抚那些演员。真的被她说中了,公司是铁了心要保着她了。”

    小冉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冲翁晓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晓晓姐,你好厉害啊!”

    翁晓笑笑,没说话。

    珍姐发现,她带了这么多的新人,唯独翁晓这个,她看不透摸不着。

    也有点不好带。

    她不太听话,不会按照你设定好的路线去走,总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总是喜欢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

    总得来说还是那一句,谁叫人家背后有靠山呢?谁叫叶奉行非要保着她呢?

    就算这部剧真的拍不了,珍姐也相信,叶奉行也会砸钱给她拍下一部,下下一部,下下下一部……只要翁晓想拍,就没有止境的。

    这,就是叶奉行对她的宠爱!

    宠的令人发指,宠的没有底线。

    珍姐觉得,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下午的拍摄还没开始,翁晓进内景的时候,里面已经不少人了。

    虽然公司那边已经搞定了导演组,但是很显然,导演组这边还没有搞定那几个闹事的演员。

    带头的,就是男主角裴钰。

    男主角带头罢工,这部剧就拍不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众人的眼帘。

    小冉:“那不是叶总的助理艾丽萨吗?她怎么来了?”

    珍姐比较敏感,“估计是为了这事吧。”

    艾丽萨不是一个人来的,她还带了很多好吃的好喝的,全都由人搬进了内景场。整整好几卡车的东西,摆满了一个角落。

    艾丽萨说:“这是叶总吩咐的,叶总的原话是,我们家晓晓不会演戏,刚刚涉及这个圈子,还不是很熟。加上她脾气不太好,希望大家能够对她多多包涵,叶氏将不胜感激。往后剧组里的吃喝,都我们包了。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大家踊跃的发表意见,我们一定会吸取不足,争取做的更好。”

    众人:“……………………”

    这是几个意思?

    护犊子护的这么彪悍,还有谁?就问还有谁?

    妈耶,那个翁晓到底什么来头?看她长得也很普通嘛,脾气还很不好,怎么就被叶奉行那么喜欢了?

    要知道,这可是台柱子金丝丝都没有的待遇啊。

    一时间,内景里无数双复杂的目光,在翁晓和金丝丝之间来回流转。

    这叶氏是真心捧谁,一眼就看出来了啊?

    金丝丝和叶奉行都闹绯闻闹了两年多了,也从来没有过石锤。

    这翁晓凭空炸出,感觉离老板娘的地位已经不远了啊?

    金丝丝站在一边,本来是要来看热闹,看翁晓怎么出丑的。

    可是现在,无地自容的那个人,成了她自己。

    叶奉行弄这么一出,就是在袒护翁晓,同时也在打她金丝丝的脸!

    裴钰皱皱眉,站了出来,“如果你们执意要用她的话,那我就不演了。该赔偿的我会赔偿,但是我不会为了钱,昧着良心。”

    在艾丽萨出现之前,附和裴钰的人不少。

    但是现在,只有裴钰一个了。

    毕竟,得罪翁晓就是得罪叶奉行,就是得罪叶氏。

    叶氏现在是两大经纪娱乐公司的大头之一,要是得罪了,以后的演绎路,恐怕不会太顺畅。他们本来就是被煽动附和的,没必要真的去争个头破血流。

    倒不如卖叶奉行一个面子,将来或许还能获得好处。

    裴钰看看周围,虽然只有他一个,但他还是挺直了脊梁。

    一部剧,前期的官宣都做的差不多了,有多少人在期待着这部剧的成型?

    这其中,也有裴钰的一大部分粉丝。

    要是现在换角色,对外怎么说?

    内部不和,是大忌。

    况且裴钰是导演亲自相中的演员,由他来演这部戏的男主角,是最佳的。

    谁知道半路杀出了翁晓,坏了一锅汤。

    问题是,你还不能把她从这锅汤里撵出去。

    糟心啊。

    不是一般的糟心! ♂多♂看♂小♂说♂吧* ♂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